//
archives

Archive for

找寻自己的“有味”

        刚刚在汪涵的博客看《糍粑》,我一字一句的把这篇博文念出来,怕自己会像看小说一样“一目十行”,错过了什么。一字一句的念着,伴随着班得瑞的乐曲,我的心很静很静,思绪随着他所描述的乡下渐渐飘回到自己心中那块童年成长的故土。         清晰地记得自己儿时在农村生活的点点滴滴,那是我一直所珍藏所怀念的。怀念那热闹的过年气氛,怀念那单纯地拜年、吃喜酒,喜欢听那噼里啪啦的爆竹声;忘不了祭祖时的虔诚;怀念那时整天跟在亲爱的哥哥后面在田埂间闲逛,拿着铁锹挖马蹄,挖到别人田里的也不管;偷摘邻居家菜地里的大葵花,被发现后吓得躲到猪圈,后来那么大的葵花就喂猪了;夏天在河里洗澡,摘廋细的莲藕和莲蓬,把采到的漂亮荷花拿回家高高的放在案头;在池塘干涸的时候抓鱼,摸黄鳝和泥鳅,哥哥可是这方面的能手;在小溪边找螃蟹;在池塘边钓青蛙,哥哥好不容易钓到几只青蛙用黑色塑料袋装着,让我拿着但是我好怕,那青蛙在袋子里一跳,我魂都飞了,一撒手… …一想到这些,我就会很开心的笑,就会觉得哥哥好可爱。          读到打糍粑的场景时,虽然没有见过打糍粑,但是我能感受到那是怎样一个繁忙却快活的过程。不禁想起爷爷奶奶做豆腐、做红薯角子、做挂面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些都是大事,却从不见他们手忙脚乱过,也许就像汪涵说的,“他们没有手机,也没有电话。但是他们跟季节是合拍的,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去进黄豆了,知道一天当中什么时候磨,然后磨到几点是几点。”我喜欢汪涵说的在制作香干的过程当中“你随时可以吃,从热豆腐脑,到拿一块豆渣,到压成半成品的香干,每一个步骤你都可以吃”的那种感觉。小时候这种馋嘴的幸福感一直伴随着我。          汪涵说:“不管是靖港也好还是我童年的苏州也好,还是我5岁到的湘潭那样的地方也好,它总会一天天变化,总会一天天离我们远去,但是还好,我觉得只要你内心还有这些小小的物件,只要你内心的河流飘着这个木盆,只要你心理还有这杆秤,我想童年依然会在,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。”对于我,童年无尽的欢乐,现在也只能埋藏在心里了,在静夜默默想起时微微一笑。         在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变了很多,记得那次在广州MM不经意地说了一句,”我怎么没发现你也变成这样了呢?!” 我视她为我的知己,这句话我记在心中了,其实自己何曾不在思考自己的变化呢?但是我相信可喜的是自己骨子里还是那个单纯、直率、诚实、善良的小野丫头,对于自己的好朋友、亲人我仍然坦诚、“口无遮拦”。哥哥常说那句:“懂我的人不用问。” 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小年,而大年夜越来越近了,我才会那么怀旧,那么想家。这将是自己长大后第一个没和家人一起过的春节。每年差不多这时候,我就很开心,因为可以和妈妈去买年货,因为可以吃奶奶的拿手大糯米圆子;因为又可以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,一起在八点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直到新年的倒计时开始,每年都准时在十二点放几米长的爆竹,寓意新年的如意和精彩。珍惜那种记忆中的热闹忙碌和喜气洋洋的气氛,即便在城市里这种气氛淡了很多,我也很期待。只是今年的期待已经落空了,只希望能和这里的朋友们一起过好这个中国年。  BTW,今晚我们三的小年夜饭很是滋味呢!乐!